追蹤
梅精(梅エキス)的書房
關於部落格
本網誌僅供參考,知識、經驗分享,不做銷售、廣告之用。

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
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

讀者於瀏覽或使用上述網際網路資訊時應自行注意相關內容之正確及完整, 在任何情況下,本網誌不就資訊網頁之內容做出任何形式之擔保,概與《梅精(梅エキス)的書房》、編者及作者無涉。

  • 104012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本草綱目 / 果部第二十九卷 / 梅


主治主治

1、痈疸疮肿。用盐梅烧存性,研为末,加轻粉少许,以香油涂搽患处四围。

1、癰疸瘡腫。用鹽梅燒存性,研為末,加輕粉少許,以香油塗搽患處四圍。

2、喉痹乳蛾。用青梅二十枚、盐十二两,淹五天;另用明矾三两,桔梗、白芷、防风各二两,皂荚三十个,共研为末,拌梅汁和梅,收存瓶中。每取一枚,噙咽津液。凡中风普厥,牙关不开,用此方擦牙,很有效。

2、喉痺乳蛾。用青梅二十枚、鹽十二兩,淹五天;另用明礬三兩,桔梗、白芷、防風各二兩,皂莢三十個,共研為末,拌梅汁和梅,收存瓶中。每取一枚,噙咽津液。凡中風普厥,牙關不開,用此方擦牙,很有效。

3、泄痢口渴。用乌梅煎汤代茶喝。

3、洩痢口渴。用烏梅煎湯代茶喝。
 

4、赤痢腹痛。用陈白梅同茶、蜜水各半煎服。

4、赤痢腹痛。用陳白梅同茶、蜜水各半煎服。
 

5、大便下血及久痢不止。 用乌梅三两烧存性,研为末,加醋煮米糊和成丸子,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服,米汤送下。

5、大便下血及久痢不止。用烏梅三兩燒存性,研為末,加醋煮米糊和成丸子,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服,米湯送下。
 

6、小便尿血。用乌梅烧存性,研为末,加醋、糊做成丸子,如梧子大。每服四十丸,酒送下。

6、小便尿血。用烏梅燒存性,研為末,加醋、糊做成丸子,如梧子大。 每服四十丸,酒送下。
 

7、血崩。 用乌梅内七枚,烧存性,研末,米汤送服。一天服二次。

7、血崩。用烏梅內七枚,燒存性,研末,米湯送服。一天服二次。


8、大便不通。 用乌梅十颗,泡热水中去核,做成枣子大的丸子,塞肛门内,不久好可通便。

8、大便不通。用烏梅十顆,泡熱水中去核,做成棗子大的丸子,塞肛門內,不久好可通便。
 

9、霍乱吐泻。 用盐梅煎汤细细饮服。

9、霍亂吐瀉。用鹽梅煎湯細細飲服。
 

10、蛔虫上行。 出于口鼻,用乌梅煎汤频饮,并含口中好安。

10、蛔蟲上行。出於口鼻,用烏梅煎湯頻飲,並含口中好安。


11、主咳。 用乌梅肉微炒,罂粟壳去筋膜、蜜炒,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睡时蜜汤调下。

11、主咳。用烏梅肉微炒,罌粟殼去筋膜、蜜炒,等分為末。每服二錢,睡時蜜湯調下。
 

12、伤寒。 用乌梅十四枚,盐五合,加水一升煎取半升,一次服下取吐,吐后须避风。

12、傷寒。用烏梅十四枚,鹽五合,加水一升煎取半升,一次服下取吐, 吐後須避風。
 

榔梅释名气味(实)甘、酸、平、无毒。
主治生津止渴,清神下气,消酒。

榔梅釋名氣味(實)甘、酸、平、無毒。主治生津止渴,清神下氣,消酒。







李時珍(西元1518~1593年),字東璧,號瀕湖,薪州人。李時珍是明代以來有重要影響的一位醫藥學家,他臨床經驗豐富,重視對本草學的研究,一生著述頗多。根據書目與文獻的記載,著有《本草綱目》《奇經八脈考》《瀕湖脈學》《命門考》《三焦客難》《瀕湖醫案》《瀕湖集簡方》《五藏圖論》等。本書乃將李氏存世的《本草綱目》《奇經八脈考》《瀕湖脈學》三種,匯為一編,名為《李時珍醫學全書》。
 


李时珍药物馆

烏梅

 

【修治】

  弘景曰︰用須去核,微炒之。

 

  時珍曰︰造法︰取青梅籃盛,于突上熏黑。若以稻灰淋汁潤濕蒸過,則肥澤不蠹。

 

【氣味】

  酸,溫、平,澀,無毒。

 

  杲曰︰寒。忌豬肉。

 

【主治】

  下氣,除熱煩滿,安心,止肢體痛,偏枯不仁,死肌,去青黑痣,蝕惡肉(《本經》)。去痺,利筋脈,止下痢,好唾口干(《別錄》)。水漬汁飲,治傷寒煩熱(弘景)。止渴調中,去痰治瘧瘴,止吐逆霍亂,除冷熱痢(藏器)。治虛勞骨蒸,消酒毒,令人得睡。和建茶、干姜為丸服,止休息痢,大驗(大明)。斂肺澀腸,止久嗽瀉痢,反胃噎膈,蛔厥吐利,消腫涌痰,殺虫,解魚毒、馬汗毒、硫黃毒(時珍)。


核仁

 

【氣味】

  酸,平,無毒。

 

【主治】

  明目,益氣,不飢(吳普)。除煩熱(甄權)。

 

  治代指忽然腫痛,搗爛,和醋浸之(時珍。《肘后方》)。


 

時珍曰︰烏梅、白梅所主諸病,皆取其酸收之義。
惟張仲景治蛔厥烏梅丸及虫 方中用者,
取虫得酸即止之義,稍有不同耳。
《醫說》載︰曾魯公痢血百余日,國醫不能療。
陳應之用鹽水梅肉一枚研爛,合臘茶,入醋服之,一啜而安。
大丞梁莊肅公亦痢血,應之用烏梅、胡黃連、灶下土等分為末,
茶調服,亦效。蓋血得酸則斂,得寒則止,得苦則澀故也。
其蝕惡瘡 肉,雖是酸收,卻有物理之妙。
說出《本經》。其法載于《劉涓子鬼遺方》︰用烏梅肉燒存性研,敷惡肉上,一夜立盡。
《聖惠》用烏梅和蜜作餅貼者,其力緩。
按︰楊起《簡便方》云︰起臂生一疽,膿潰百日方愈,
中有惡肉突起,如蠶豆大,月余不消,醫治不效。
因閱本草得此方,試之,一日夜去其大半,再上一日而平。
乃知世有奇方如此,遂留心搜刻諸方,始基于此方也。



http://www.enoter.com.tw/Main/BookDetail.phtml?ID=37&CID=&SEQ=1092



延伸閱讀 
餓死醫生/ 梅子才是好丈夫/田敦理編譯/
《梅子的功效》 國家出版社
青梅本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